猫米罗

我的论文观

我的论文观,重要一个“和”字。“和”,即为调和,融合,和谐。不是单纯的拼凑或搬运,不是材料的堆砌,不是长篇累牍的分析。知性与感性的把握与调配,是论文的一大艺术。知性重客观,感性仰赖主观。知性重分析,感性靠直觉。

 

知性,说的是在论文的行篇之中,要言之有物,持之成理,在材料的分析上不能泛空而论,即不胡编乱造,这是论文的基本要求。

 

感性,说的是谋篇布局不应僵化,近年的论文渐成“八股”,呈现出死板和老态。大学生所写的第一篇对社会、人伦、人情的体察报告,应当生机、活泼,灵动。

 

论文若能兼容并蓄,使之相得益彰,则为好文。否则,则论文平庸,充满匠气。

 

 

 
 

  

论文也有筋骨。太硬的论文,急于摆明事实,强调观点,读来咄咄逼人,索然无趣。好似有一说书先生手持戒尺,在你耳边絮叨,不堪其扰。不仅少了细读的欲望,更令人心狭。

  

 

  
 

 

太软的论文,则一味纵情,缺乏支撑,如架空之阁,摇摇欲坠。过分的纯情、唯感,溺于言辞,堕于空洞的情怀,不宜用在论文的行文上。这种阴柔,无所凭借的附庸风雅,容易沦为低俗小说那一套。

 

所以,见字如面,论文也如人。论文之相,如人之面相。或青黛粉脂,或“媚而无骨”,或刚劲雄浑,或清新脱骨。有的论文,言之有道,步步为营,逻辑严明,如哲学的宫殿。有的论文,婉转入胜,合情合理,抑扬顿挫,一击三叹。

 

当然,论文最终只是载体。有一句话可以描述写作者和论文之间的关系。“我是肉,抒情就是血”,换言之,言辞是血肉,灵魂、思想都是骨骼。好的论文是为好的观点服务,却不本末倒置,过分夸大诗性而损毁了理性。

 

说到骨骼,论文也有高下之别。虽然说,每一种声音都值得被倾听,但不代表所有的观点都具备同等的价值。

 

从大学生的论文中很能看一叶知秋地看出一个人的学识,格局大小,乃至器度。

 

总结一下我所秉持的论文观,即“立意要高”,“格局要大”,“入木要深”。做到这三点,可以想见,至少摆脱了平庸之辈,挣脱了附庸风雅之流。

 

以上。